解迷

墓室的地上杂乱的嵌着许多鹅般大小夜明珠,即使不用手电也能将那人照得清清楚楚。那人是背对着我的,看不见脸,可这个人即使是看不见脸我也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是谁,更何况他手里提着那把招风的古刀!我想喊他可又犹豫了,脑海里突然闪现了以前恐怖片里的桥段,明明是熟悉的人转过身来却发现竟是具空洞洞的骨头架子。我惴惴不安的张了张嘴,刚发出一个单音节,那人就转过头来,没有骷髅头也没有青面獠牙的怪物。

带肉的!是活的!我内心开始狂喜。那混蛋见了我也颇感惊讶,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头,仿佛我不该会出现在这里似的:“你——?”

我跛着脚一步一步的向他靠近,本觉得应该是开心的,谁知那种喜悦的心情却随着迈出的每一步开始逐渐消退,而作为替代品涌进来的是节节增长的怒气。当我走到他面前时,喜悦的心情早就被充斥于四肢百骸的怒气冲撞的干干净净,我举起棍子毫不留情的往他身上抡,那混蛋见势不好反射的躲了一下。我更急了,将棍子一撇攥起拳头扑到他身上一顿揍:“你丫还 敢躲!老子今天不削你个龟孙王八样儿老子跟你姓!说,你【十】他【十】跑哪去了?上边的洞和下边的洞一个功能,你答应老子的是个屁是不是,放屁都没你轻巧!”

我从来没觉得原来我可以骂的这么下作,但今天就是骂了,而且越骂火气越收不住,只觉得脑袋嗡嗡的发胀,接下来骂的是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了。那混蛋在我开始发疯以后就再也没动弹过,也没吭声,直到我打累了骂累了才敢动弹。我骑在他身上仍旧是气鼓鼓的,他抬起手试探着碰了碰我的头,见我没什么反应,便学着二爷的动作在我头上摸了两下,轻轻地说道:“对不起。”

我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来了。

我一直都很讨厌哭,尤其是在别人面前哭,所以就一个劲儿的抻着袖子一遍一遍的抹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那混蛋有些慌了,虽然还 是木着张脸但浑身却绷得死紧,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也就憋出了一句:“别哭了。”

我头一回见他这副德,一下子给逗乐了,脸上还 挂着眼泪,头抵在他胸前笑个不停。

“切!连句安慰人的好话都不会说,蠢死了!”

等到所有压抑的情绪都对着他发泄完,我才想起正事来。抬起头向四周看了看,问道:“主墓室?”

那混蛋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

“那棺材呢?”我指着空荡荡的地面继续问道。

“不知道。”

我有些纳闷,主墓室里没有墓主那还 叫什么主墓室,但根据墓室的规模加上墙上壁画画的全是墓主生平来看确实是主墓室无疑,甚至我还 看见了墓志。不过要说这里遭过贼却又不像,哪个墓遭了贼陪葬品还 会整整齐齐码在一边的?况且贼再怎么贪也没连人家棺材板一起端的。所以只剩下一种可能——棺椁被藏起来了。

我坐在地上看着那混蛋这敲敲那打打忙活了半天,然后指着嵌着一堆杂乱无章夜明珠的地面说:“就在这。”

“所以呢?”我耸了耸肩:“要怎么弄开它?”

那混蛋也愣了,确实我们是找到了墓主的老巢,但怎么弄开呢?拿炸药炸?非把棺材炸个稀巴烂不可,有好东西也都炸坏了,还 不如不费这事呢!

我看了看这嵌满了夜明珠的地面,突然心里冒出了一丝不对劲儿,将那混蛋叫了回来指着其中一个珠子问道:“哎!你说,这珠子真的假的?”

那混蛋蹲在地上仔细的瞅了两眼,有些莫名的抬头问道:“真的假的有什么关系?”

我颇为玩味的看着地上这些珠子,心里有了谱:“我只是在想能不能给它按灭了。你不觉得这些珠子虽乱但很眼熟么?”

“眼熟?”那混蛋突然恍然大悟,猛地站起身来盯着地面看了半天,然后回头看着我。

我得意的笑了笑,回道:“没错,就是洛书九星图。”

洛书对应文王八卦,“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中宫,兑御得失。”行、列和对角线三数相加均为十五。朱熹谓“分合进退,纵横逆顺,无往而不相值焉。” 将洛书九星图摆于墓中,寓意相融、周而复始、万物循环往复生生不息之道。可见墓主对羽化飞升的愿望有多强烈。

“但关键是按灭的次序。”我低着头一边思索一边喃喃的说道。

那混蛋有些不解的看向我,说道:“次序?”

“嗯,不然搞成这样做什么?”我对此十分的笃定,这墓主对玄学如此痴迷,要是大家乱按一气都能通关,那这么心的布置不就全费了么?

那混蛋微皱着眉头低头想了一会儿,说道:“有道理,你有线索么?”

“倒是有个想法,但是赌的可能偏多一些。”

“说吧。”

“如果这只是单纯的洛书我就一点头绪都没有了,但如果是九星图的话——九星图象征着天演星斗之象,蕴含五行,以金木水火土为序: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天五生土,地十成之。也就是说顺序是一、六、二、七、三、八、四、九、五、十。”

“可洛书里没有十。”

“嗯,我知道,所以是赌。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其他有关天象的排列了。”

那混蛋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赌赌看吧。”说着他就按灭了代表北极的夜明珠,连让我说句“要不咱们再好好想想”的机会都没给。一不做二不休,既然那混蛋已经下手了,我也就把这后面的话重新咽了回去,抿着嘴紧张的看着那混蛋按着顺序将夜明珠一个个弄灭——北极、天厨、虎贲、七公、河北、天纪、四辅、华盖、五帝。

当最后一颗夜明珠暗了下去,四周便陷入了一片漆黑,手电筒我俩为了省电都给关了,连个影子都看不见。我开始有些不安,试探着轻轻喊了一声:“哑巴?”却没有任何回音。我又试探着喊了两声,还 是没回音。我急了,便要冲进九星图里找人,却突然被什么猛地扑倒在地,霎时宝顶上华光大作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只觉眼睛被那光刺得直淌眼泪。等我稍稍适应之后眼睛,这才看清光源竟是宝顶上的北斗图,而扑在我身上的正是那混蛋。我推了推他让他起来,然后站起身来才看到,原来我站着的地方已经整个陷了下去,被银色的液体注了个满满当当,竟全是水银。中间立了个莲座台,莲座上放着一个半透明的玉棺,在宝顶上北斗图的照耀下隐隐能看见里面躺着个人。最让我称奇的是,这些构造的改变就是在这几秒钟之内发生的,而且还 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望着那玉棺,我也顾不上质问那混蛋为什么不吭声了,将棍子接长拿住一头,用没受伤的那只脚用力一蹬地面,纵身跃起借着棍子的力量越过了水银河。双脚落地的时候震到了受伤的那只脚,疼得我将棍子一扔抱着腿直打跌。等我缓过劲儿回头一看,那混蛋竟将我正巧横在水银河上的棍子当了钢索,在上面玩起走钢丝来!丫也不怕我棍子折了掉进水银里!

那混蛋玩儿的是一脸严肃,我也不好意思笑。等他双脚一落地我才拍了拍他胳膊,调侃道:“哥们儿,要是以后不倒斗了,到天桥底下当个把式伙计也不错。”

我本是讽刺他刚才的行径太过颠覆他以往那副臭屁的形象,谁知他竟微微笑了笑,回道:“是么。”

这混蛋是吃错药了么?!竟然还 会笑!

我有点晕,瞪大了眼珠子上下打量了半天才开口说道:“你谁啊?”

“嗯?”那混蛋有些不解的看着我。

“哪个妖变的?”

那混蛋这才寻思过味儿来,皱了皱眉,给了句:“别闹。”便登上莲花台不理我了。

内容推荐